所在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通訊報道
NEWS
新聞中心
濯汙清揚 護衛光明
作者:李惠 發布日期:2019-08-08
訪問量:66


汛期雨水豐沛,河水暴漲,洶湧的河水挾裹著大量的生活垃圾、雜草、整顆大樹以及樹木枝桠擁堵到電站的進水口……此時,攔汙柵堵塞,上下遊水位“壓差”增大,過水量降低,嚴重影響著機組的安全運行與經濟效益。每當這個時刻,電檢公司甘肅項目部機械室的全體員工們,就會義無反顧、挺身而出,辛勤地奮戰在工作現場。

八盤峽水電站是黃河幹流上的一座低水頭、河床式徑流電站,位于甘肅省蘭州市西固區,距蘭州市中心52公裏。全站共裝有5台單機容量爲36MW的軸流轉漿式水輪發電機組和1台單機容量爲40MW的軸流轉漿式水輪發電機組,與黃河上遊其它電站相比,清汙工作有其特殊性和複雜性,原因是電站庫區有一條重要的支流——湟水河。

湟水河又稱西甯河。當春夏之際,冰雪消融,雨水增多,流經西甯西郊河、水川河、南川河先後注入湟水,遂使河水聚漲,波濤洶湧,故稱“湟流春漲”,爲古西甯八景之一。湟水也是黃河上遊最大的一條支流,年平均流量21.6億立方米,年輸沙量0.24億噸。夏季河水暴漲時更是渾濁不堪,行走在八盤峽吊橋上清晰的看到:南半青(黃河水),北半黃(湟河水),呈現“泾渭分明”的奇觀。這條全長370公裏的河流,沿途山巒疊嶂、峽谷密布、河水湍急,遇暴雨兩岸樹木被連根“拔起”沖刷而去,順流而下將電站攔汙柵封堵而死。

今年雨水較多,4月27日一場暴雨夾雜著碩大的冰雹“襲擊”了八站庫區以上的流域,頃刻間雜物擁堵在1#、2#機一側……險情就是“命令”,時間就是金錢。當天下午由30名男性員工組成的“突擊隊”在機械室部門負責人的率領下,打響了2019年度防汛清汙工作的“第一槍”。每當把堵塞嚴重的機攔汙柵吊出時:大樹、雜草、生活垃圾把它塞得嚴嚴實實、滿滿當當!仰望散發著陣陣惡臭高十幾米的水中“怪物”時,沒有高度責任心與工作經驗的人,真不知該從何處入手,咋樣才能把它逐一清理幹淨,還攔汙柵以“本來面目”。在攔汙柵被固定牢靠後,但見員工們:頭戴安全帽、防砸鞋、救生衣、身系安全帶,牢記“安全第一”的工作理念,快速進入預定位置,任由汙水和著汗水順頸而下,釘耙齊動、繩拉肩扛先把大樹與樹根清理到一邊,然後再把生活垃圾“抽絲剝繭”般清理下來。在清理生活垃圾時,幾乎每扇攔汙柵上都有動物的屍體挂在上邊。屍體高度腐爛,惡臭迎面而來,令人作嘔……員工們無人退縮,反是迎“臭”而上,及時清除。在清理攔汙柵時,動物的屍體已是司空見慣,人的屍體也會時有出現。那抑人鼻息的屍體氣味浮出水面,真是:“多看一眼,幾天吃不下飯!”。此時,發電機與起重班的工作人員無一人被“恐怖”的場景所驚擾,趕快戴上口罩協力清理,讓在場的發電“旁站”人員肅然起敬。此舉也充分體現了檢修隊伍擁有較高的職業素養與良好的職業操守,“排頭兵”角色盡顯。

時值盛夏,驕陽似火。站立在鋼筋、混凝土凝結的大壩上地表溫度近50℃,人在這樣的環境下靜止不動便汗如雨下,不要說從事重體力勞動。員工們早已被汗水、汩汩如注的汙水和著稀泥糊成“泥人”。既是“泥人”,蚊子也不放過,似乎明白忙碌的人無暇顧及,找到“合適的位置”猛叮猛咬,奇癢無比……爲了早日完成工作,中午從不休息,在大壩上簡單吃個盒飯,趕忙投入緊張的工作中。白天“視線”較好爭分奪秒,夜間“突擊”也是常有的事。6月下旬與7月初黃河上遊連續暴雨,八站攔汙柵堵塞異常嚴重,員工們在現場負責人的帶領下奮戰一個“通宵”創下一夜清理“四柵”的曆史記錄。參與搶修的員工們疲勞至極,回去的路上身體“晃動”,步履蹒跚,有的飯顧不上吃一口,倒頭就睡。現場負責人爲了與發電保持“時時溝通”,更是斜靠在椅背上酣然入睡。這個汛期,他們與員工們始終奮戰在一起,上下聯系,左右協調,迎難而上,從不“退縮”,在組織好攔汙柵清理工作的同時:連續奮戰一晝完成了2#機組的蝸殼清汙和消缺工作;完成了垮度時間長、工作難度大的6#機消防管路疏通工作,其是“非檢修期”承受的“壓力”不亞于“檢修期”。也正是他們這樣敢于擔當,率先垂範從而鑄造了團結協作,吃苦耐勞,關鍵時刻善打硬仗的隊伍。據不完全統計:汛期一輪次一輪次地清理著每台機組的攔汙柵,在保證了機組的正常出力,爲滿發多供創造有利條件的同時,鹽、八兩站累計清理出近千立方米雜物,真正做到了“濯汙清揚”爲黃河水的清澈幹淨作出了貢獻,爲電站的安全運行盡到了責任。

我在上學時,主講汽輪機的老師大學畢業後從事過6年電網調度工作。他說這期間,有一次給家中父母寫信曾自豪地說:“理應爲您的孩子驕傲,當夜幕降臨,萬家燈火,光明照耀人間。您的孩子正是這光明的使者與護衛者”!如今,經過電站多年的工作深刻的體會到:電力檢修員工才是光明的護衛者更爲貼切,因爲這是本、這是源,機組不能正常運轉,光明何來?


分享: